您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> 逢春资讯 >> 详细信息

药价7年降27次市民没感觉:一降价廉价药就失踪

        国家发改委再向高药价出击。据统计,此次发改委降低部分药品最高零售价已是近年来第27次。但有市民表示药价多次下调看病却依然贵,业内人士也指出,有些廉价药一降价就消失,医院还是开贵价药。

        继去年12月国家发改委降低了部分外资药品的最高零售价之后,昨天发改委再挥大刀,决定从3月28日起降低部分抗生素和循环系统类药品最高零售价格,共涉及162个品种,近1300个剂型规格,平均降幅为21%,预计每年可减轻群众负担近100亿元。与上次不同的是,这次国家发改委对外资与本土企业各打“五十大板”,在华的近半外资药厂药品都有涉及。不过不少市民反映,药价已降了27次,担心此次降价仍难起到实际作用。
 
  单独定价药品药价仍很高
 
  记者在降价目录里看到,几乎老百姓常用的抗生素都在此次降价范围。但仔细对比了一下,享受单独定价药品的价格,比与其同样规格的药品仍贵很多,甚至有些品种两种价差十多倍以上。比如头孢拉定胶囊(250mg×12),由上海施贵宝生产的最高零售价为15.2元,而本土企业生产的最高零售价才3.6元。
 
  据悉,为鼓励企业进行药品研发,2000年颁布的《药品政府定价办法》给予创新药品定价方面种种优惠措施,使原研药价格逐步脱离一般药品的价格体系。事实上,除少部分处于专利保护期之内的纯正“原研药”之外,国内大部分原研药是专利保护期已失效的药品,但这些原研药依然享受的差别定价待遇。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,本次国家发改委向原研药“挥大刀”,已表明了物价部门正在努力减少这一差距,但是从价格上来看,原研药和本土药厂之间的价格差别仍很大。
 
  国家发改委有关负责人介绍,今后还将分期分批降低其他政府定价范围内的药品价格。
 
 
 
        企业影响
 
  进一步挤压药企的利润空间
 
  广州市一家大型制药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,他们公司生产的大部分抗生素都在降价范围内。虽然目前带来的影响还未有具体的数字,但是面临的困难却很大。“新药典标准开始实施,企业投入上千万元来将进行技术提升,而新的GMP标准也出台了,虽然有五年的过渡期,但是也需要上亿元的真金白银投入。加上目前包装材料、蔗糖还有人工成本都在上涨,直接增加了企业的成本。而国家发改委此次降低最高零售价,实际上就是将天花板往下挪,企业的利润空间势必受到进一步挤压。”该人士说。
 
  他还表示,其实这些常用药品的利润空间经过近几年的降价之后,基本上没有什么“水分”了。但是国家还要降价,企业只好调整产品结构,放弃一些不赚钱的产品,开发更有利润的产品,而这样的后果将使得消费者没有廉价药用。他建议,日服用金额在10元以下的药品,国家应该不再降价。国家应该给药厂留下活路和足够的利润空间,这样药厂才能有激情进行创新和技术提升。
 
  业界反应
 
  药品一降价廉价药就失踪
 
  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相关人士告诉记者,近几年来,国家发改委曾26次降药价,而像本次降价一样,这些常用药品往往成为降价对象,而每次降价之后总会有一批药品因为价格太低而失踪。因为最高零售价定得低了,中间的运作空间就减小,在医生开单提成已经成为公开规则的时候,给医生的回扣一旦减少,该药就会被医生抛弃。比如抗生素品种这么多,医生不开头孢可以开阿奇霉素。
 
  而另一方面,目前医院药品加成机制是重要因素。按照规定医院在药品采购价的基础上可以加价15%卖给患者,医院采购100元的药,可赚15元,如果采购10元的药,却只能赚1.5元。因此,在药品采购上医院愿意首选贵药,这样就能够赚取更多的利润。而药品一旦被降价,它也可能被医院所抛弃。
 
  因此鉴于医生和医院的共同利益,在医院药品价格越高,医院的购销量就越大,相反一旦降价太多,药品就没了市场,企业只好不生产。这就是业内通常说的“降价死”。
 
  市民反映
 
  降了27次为何没有感觉?
 
  虽然近7年来发改委连续27次降药价,但是老百姓仍普遍反映看病贵。看个小感冒动辄两三百元非常正常,更别说有什么大病。家住越秀区的黎阿姨因肺炎曾两次住院,结果每次都花费在两万元左右,“从住进医院到出院,天天都打点滴,每次都花两万元左右。国家老说降药价,但是降来降去怎么还这么贵。”
 
  业内专家表示,药品降价了,医生可以选择其他高价药来代替。这使得每次国家降价带给患者的福利都被医院消化掉,而老百姓想获得好处却很难。另外, 目前医院对药品的滥用也非常严重,“全国每人每年被吊针8瓶”就是真实写照。结果看病贵并不是只靠降药价就能解决,这是一个系统工程,更需要公立医院改革、基本药物制度的执行等相互协调才能解决。”一位业内专家说。
 
(摘自“广州日报”)